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

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
随着二次元市场火热,与之相关的服务商也获得越来越多关注。

今年5月,B站投资了约稿服务平台“米画师”,持股15%,成为其第二大股东,此前米画师曾在在2016年、2018年分别获得来自乐游资本与米哈游的两轮融资。

成立于2015年,“米画师”一开始的定位就与传统的美术外包公司不同,它提供的服务不是“成稿”,而是“连接”。有感于当时美术约稿市场价格不透明、企划方与画师沟通断裂的问题,米画师将自身定位为撮合平台,向画师与企划方两端开放进驻,让美术的“需求”与“解决方案”得到更高效的匹配。

如今米画师吸引了超过700家企业,20000位画师进驻,平台月均GMV最近突破了千万。目前公司规模在30人左右,正在持续扩充团队,今年营收有望破亿。

01

创业起步:为约稿市场带来改变

米画师的创始人秦欣和CTO涂璟东毕业于北京信息科技大学,大学时两人加入一个东方Project的同人社团,在圈内小有名气。作为社团主催,秦欣要负责联络、跟进创作进度,因此结识一批画手,积累了不少画师资源。

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

五六年前,国内自由画师的约稿主要基于人脉,通过熟人互相介绍,从美术外包公司手中接单。“那时都是大学生,没有什么渠道,网络信息真假难辨。”秦欣向《新商业情报NBT》(ID:newbusinesstrend)回忆,当时有约稿需求的大部分是游戏公司。

彼时,主流游戏市场对美术并不重视,许多公司会拨出一部分预算,将美术工作交由外包公司完成。传统的美术外包公司质量参差,盈利来自抽成。经过层层抽取,最终到画师手上的报酬低廉,可能只有游戏公司给出预算的几分之一。

甚至有时为节省成本,外包公司会将一张图的草稿、线稿、上色稿几个阶段拆分,找不同画师完成。“比如草稿完成后,可能会挑一些错来中断和画师的合作,付几百块违约金,将废稿交由其他画师完成,期间重复这个终止合约的过程。”涂璟东说,这不仅造成画师利益损失,成稿的知识产权也变得混乱,对游戏公司来说也埋下了隐患。

有感于约稿市场的乱象,2015年临近毕业之际,秦欣、涂璟东联合原同人社团中的几位朋友,创办了连接画师与企业的约稿平台——米画师。

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

他们对认识的画师与企业做了简单调研,发现画师与企业方都有沟通需求。“当时这两端是断裂的。”秦欣说,画师渴望能获得更可靠的商单邀请、更有保障的报酬,而企业方也希望接入丰富的画师资源,明晰高效地完成美术需求。

这时国内的游戏市场正在发生改变。随移动终端硬件迭代,手机游戏变多,玩家对游戏的质量要求在提升。以往同一套人设美术,稍作改动就上架的低质量游戏,越来越难获得青睐。《FGO》《阴阳师》等手游的一炮而红,也带动二次元游戏逐渐流行。“在二次元游戏中,美术不是边缘,而是游戏的核心要素之一。”涂璟东说。

在玩家需求产生变化的背景下,游戏厂商也开始看重游戏IP的后续开发空间,对设计风格及原创性有了更高要求,这让美术在游戏开发中的重要性逐步提高。

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
“米画师”赶上了好时机,但平台起步的过程并不十分顺畅。尽管依靠做同人社团的经历聚集起一群画师,但“平台”模式是新概念,没有参考先例,企业端接受不容易。当时米画师的业务定位是To B,对外宣传没有太多渠道与成效,口碑传播是扩展业务的主要方式。秦欣和同事们一个个公司游说,从接手小公司、同人社团的小件宣传图做起。

2016年底,B站成为米画师获得的第一个大型客户,他们内部一个游戏项目组与米画师合作后觉得效果不错,推荐更多项目组尝试使用米画师。有了B站的背书,此后网易、西山居等陆续与米画师达成了长期合作。如今,已经有超过700家企业,20000位画师进驻平台。

02

平台模式:更透明高效

目前米画师的服务大致两类:自助对接与企业专项服务。

自助对接是平台的主要服务。画师通过平台审核进驻后,可上传个人介绍及过往作品、添加相应标签,并拟定接稿价格。需求方在平台发布需求后,画师自由应征,需求方筛选合适对象。

双方沟通细节确定合作,需求方向平台支付保证金,画师开始创作稿件。确认收稿后,款项由平台直接打到画师账户。

企业专项服务则由平台深度定制。米画师的商务团队有专人对接,帮助企业梳理需求并解决繁琐的财务、法务流程,画师编辑团队协助筛选、推荐相应画师。双方“牵线”成功后平台不会介入创作,后续由画师自行与企业方直接沟通。

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
相比于美术外包公司动辄高达百分之三四十的利润率,米画师的利润并不算高。自助对接服务与专项服务,平台会向企业方分别收取5%和19%的手续费,这是米画师的主要收入来源。

但秦欣介绍,因为单纯只做服务,订单对接自助程度高,米画师不需要自养画师,在运营成本上的压力比传统外包公司低。明确的接单流程,有效避免了款项与法务上的灰色地带,对画师与企业方都更有保障。预付款到平台的模式,相比传统外包公司惯用的事后结款,能维持更稳定的现金流。

在最初,米画师的设想是专做To B业务。2016年左右上线APP时,本来设计只为企业与画师沟通所用,甚至没有注册功能。但后来,他们收到非常多个人用户反馈,抱怨想注册但没有渠道。

秦欣和涂璟东感到,个人约稿的市场可能比他们想象中大,因此开始完善面向个人约稿者的平台功能。

米画师简化了个人约稿的需求填写流程,最近还开放了“橱窗”功能。每位画师可以在橱窗中设置约稿类型与价位,拍下付款后就能开始约稿,类似画师版的“闲鱼”或“淘宝”。

03

加深运营:刺激交易增长

疫情隔离期间,在家办公成为主流,米画师的业务得到了快速增长,GMV从年初的四五百万一路上升到突破千万,预计今年营收可以破亿。其中,来自个人约稿的订单量增长势头明显,交易额已经与企业约稿基本持平。

秦欣认为,这与年轻消费者的消费观念有关。个人约稿的用户是平均年龄在17-24岁,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,消费客单价在200左右。“原来我们认为,约稿是一种解决项目需求的模式,但现在发现,个人客户的约稿完全是消费需求,就像逛淘宝一样,是一种新的消费爱好。” 

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

因此米画师决定在个人约稿业务上投入更多。秦欣告诉《新商业情报NBT》,平台的画师进驻采取人工审核,一直以能否完成企业订单为标准,“未来我们考虑为画师开辟两条不同的注册通道:一条服务企业客户,一条服务个人客户。企业标准的可以再提高,而个人标准可以放宽。”

今年5月,B站投资了米画师,持股15%成为第二大股东。此前米画师在2016年、2018年分别获得来自乐游资本与米哈游的两轮融资。秦欣表示,B站此次投资是因为看好二次元产品的市场前景,相关美术需求会进一步增加,而画师是二次元产业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此轮融资主要用在团队扩展与业务优化上,秦欣希望未来在画师扶持上做更多工作。如今平台上画师接单的马太效应明显,高质量的头部画师资源常常紧俏,约稿溢价高,而往下走,中层以下的画师一直供大于求。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

“现在大概有35%的画师,平均每月3000位画手能够接到单,平均收入在3000元。而头部画师能接5、6万的也有。”秦欣说,这是由于游戏产品的美术要求高,而国内对二次元美术风格一直缺乏正规的培养体系,能满足厂商要求的画师并不多。

除了考虑举办培训与交流课程,米画师的画师编辑团队在匹配订单时,也有意识发掘推荐更多新人画师。另外,平台还陆续为画师们开发了一系列便捷功能,让不擅长社交的画师能减少对接沟通的心理负担。

而相较于其他竞争者,米画师的优势在于起步时间早,在资源与经验上已经有了相当的积累。且公司一直保持较强的独立性,不属于任何一个游戏平台,与不同厂商的业务合作有更多余地。

美术约稿并不是一个参与者众多的创业领域。秦欣认为,在远程办公概念被越来越多人接受、二次元游戏前景向好的当下,米画师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。

链接直达:https://www.mihuashi.com

版权声明:itnav123 发表于 2021-08-27 12:47:03。
转载请注明:获得B站投资,「米画师」正在连接画师与企划方 | 创公司 | 堆栈导航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